超好玩的安卓频道!

网站首页 > 攻略资讯 > 字节们“光顾”出海快时尚,但没有新故事

字节们“光顾”出海快时尚,但没有新故事

作者: admin 时间: 2022-03-13 19:02:05 人气: 192

字节的快时尚独立站,在春季上新的节点关停了。从字节出海快时尚项目曝光到关停,行业及投资圈内都引发过无数讨论,关于风口、项目进度、关停原因等等。

不过,近期也有消息称,该项目还在继续,字节跳动已收购多家快时尚独立站,运营地点都位于广州。最接近中国服装柔性制造业的地方。

供应链产能丰富、柔性制造逐步成熟,是吸引无数互联网巨头、创业者争相入局快时尚出海的核心原因之一。长江以南数以万计的纱线厂、纺织厂、印染厂、制衣厂,催生出了营收超 1000 亿人民币的 SHEIN,也有将服装代工做成了体面生意、市值近 2000 亿港币的申洲国际。

一个共识是,培养出下一个 SHEIN、申洲国际,中国服装供应链非常有潜力。但是,前不久流量之王字节跳动与中国服装制造资源的短暂碰撞,并没能迅速催生一个强大或风靡的快时尚品牌。

为什么拥有“钞能力”的流量巨头没能迅速造出下一个 SHEIN?一度被奉上“神坛”的服装柔性制造业,到底能生长出怎样的机会?

柔性制造再上“神坛”

普遍的认知是,只要国内服装制造资源够丰富,品牌供应链无论如何都能搭建起来。

然而,事实是,目前在中国鞋服生产端,供应商依旧以中小工厂、小作坊为主。比如惠东,中国女鞋生产地之一,仅一个小镇就拥有 2000 多家女鞋工厂,但基本都是小作坊。像这样的小镇,珠三角地区有很多。

在生产环节,每一件衣服、每一双鞋都是以纱线、胚布等原料采购为起点,再经过纺纱、织造、染色、印绣、制作等工序,最后送往品牌仓库或消费者手中。而在这条复杂的生产链上,生长着成千上万的大小工厂,包括纱线厂、纺织厂、印染厂、制衣厂等。

出海品牌为了降低自身库存、解决网购订单量不稳定的问题,需要一个稳定、高效、能实现灵活供给的供应链体系。

大约在 2008 年前后,柔性制造这一概念出现在了中国服装行业。到目前为止,中国服装柔性制造业已经经历了四次行情波峰。

第一次是美邦上市后学习 Zara 做快时尚,但彼时的美邦是加盟代理体系,自营门店占比少,订货主动权掌握在加盟商手里,且 2008 年前后的中国市场还不具备柔性供应链所需的物流能力和信息网络能力,最终美邦的柔性供应链打造以失败告终。

第二次是在 2013 年左右,第一波吃到淘品牌红利的玩家开始着眼打造柔性供应链,比如韩都衣舍。在当时韩都衣舍的供应链体系已经能够做到单日上新 50 件新品、以数据模型测款返单,并在 7 日至 15 日完成生产。

第三次是 2015 年,“网红品牌”崛起,传统的供应链组织方式无法满足网红电商“小、多、快”的要求,于是有打造个人品牌需求的中小网红、设计师开始将订单派给有众包能力的公司,因此当时还兴起了一批柔性供应链平台,比如红衣微工厂、工巢科技、有样儿等。

而第四波行情就到了以 SHEIN 为首的出海品牌。

SHEIN 建立柔性供应链的故事大家并不陌生。2017 年,SHEIN 的年营收增长 2.5 倍达到了 40 亿元,营收实现突破的一个重要原因是,SHEIN 在当年实现了柔性供应链,供应链体系中已经开始出现年收入在 2000 万左右的快反工厂。

2021 年,SHEIN 的营收突破 1000 亿元,据一位接近 SHEIN 的行业人士透露,SHEIN 平均每天出入库货品在 300-400 万件。

另一位行业人士估算,如果需完成 400 万张生产订单,按照单工厂“日处理订单数”的瓶颈测算,整个供应链体系需要管理和调度约 6000 家工厂以及数万家面辅料供应商。

为了管理如此庞大数量的工厂,且要保障供应商提交符合质量的产品,SHEIN 花了 10 年时间来“掌控”供应链上企划、设计、打版、订单、面辅料采购、生产、品控的每一个环节,管理精细程度甚至涉及供应商的工厂股权比例、团队配置等。

而这需要从一开始就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

中小品牌难跨门槛

供应商配合度、产品质量、供应链产能、快反效率、供应链管理人才资质等,都是品牌组织供应链需要把控的因素。

这也就意味着,服装品牌自组织快反供应链的门槛不低。因此,目前除了 SHEIN、Zaful、细刻等极少数的头部快时尚出海品牌可以自组织柔性供应链,对于市场大多数中小或新生出海品牌而言,单体销售规模太小、订单不均衡,难有专属的供应链体系。

对于自组织柔性供应链的出海品牌而言,任何一家供应商、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有可能导致供应链的快速反应功能崩坏。“品牌和供应商是双向选择的关系,如果 SHEIN 给不了稳定的订单,供应商同样不会那么配合它。”一名 SHEIN 的供应商工厂负责人告诉 36 氪出海。

“服装供应链核心的三要素是,订单资源、加工产能资源、面辅料资源。”刘明光谈到。刘明光是广州简派 SCM 的创始人,历任 SHEIN 供应链顾问、母婴出海品牌 PatPat 供应链副总裁,曾经参与了 SHEIN 供应链管理体系从无到有的搭建过程。

对比字节跳动的 Dmonstudio,从订单资源来看,根据 Similarweb 的数据,在关停之前其日访客人数不到 1 万。但行业内也有猜测,Dmonstudio 仅是试水产品,并非被用作真正的订单流量入口。

字节跳动目前是否正在大力运营其他快时尚独立站不得而知,但在供应链生产侧的布局可以通过公开资料探知一二。

2021 年 2 月,字节跳动全资子公司入股服装柔性供应链服务公司飞榴科技。飞榴科技主要业务是向服装工厂、跨境电商、设计师、品牌客户、新兴渠道提供 SaaS 产品,以及为跨境卖家提供小单快反的服装柔性供应链服务。据悉,飞榴科技曾获得 SHEIN“2021 年度最佳供应商”的称号。

投资跨境大卖也是互联网巨头搭建供应链体系的方式之一,阿里巴巴旗下快时尚品牌 Allylikes 据悉也采用过此种方式。2021 年 3 月,字节跳动就通过关联企业入股了跨境电商平台斯达领科。

到了 2021 年年中,有消息称,字节跳动元老级人物创立了出海快时尚品牌企业——心潮无限(独立站名称未明)。而后,字节跳动关联公司也入股了心潮无限。

而字节跳动真正的自营供应链搭建部署开始于 2021 年 8 月。天眼查显示,字节跳动下属公司同时成立了上海星辰跃动供应链管理、上海道趣跃动物流科技两家公司,经营范围均包含海关监管货物仓储服务、供应链管理等。

根据关停的 Dmonstudio 官网资料显示,其每周会推出约 500 多个新产品,用户下单后商品将在 5-15 个工作日内发货。但目前头部品牌一般可以做到在 1-3 个工作日发货、周上新数量在数千款,以 Dmonstudio 为案例来推测字节跳动目前的供应链反应速度的话,也许还不是时候与头部的出海快时尚品牌同台竞技。

解法或许出现

对于在服装制造业下沉并不深的互联网企业们来说,值得庆幸的是,服装行业数字化水平低、生产环节冗长复杂、市场上占据主体的中小产能过于细碎等问题,已有部分环节被互联网进行了“改造”。

在成衣制造环节,已经出现了一批整合中小工厂产能的“云工厂”。

它们的运作方式是,以 SaaS 连接服装品牌和制衣厂的客户订单,连入纺纱厂、织布厂、印染厂,进而拆解客户订单,平台通过物联网和排单系统组织工厂跨厂协同完成面料的生产与制作。

SHEIN 核心供应商辛巴达就是其中之一。除了服务于 SHEIN 等大型跨境电商,辛巴达的营收还来自于为本土传统服装品牌提供向数据化柔性生产转型的支持、向中小型企业提供 SaaS 工具和 ERP 等标准化产品。

另一个案例是秒优科技。秒优科技早年以管理咨询+软件服务起步,提供服装云供应链管理系统、服装智能制造执行系统(MES)、服装标准工时系统(GST)等软件,服装的生产企业累计 200 余家。自 2019 年起,秒优科技试水新业务——“云工厂”,目前最快七天可以完成一款新品的设计-生产-交付周期。

“辛巴达”们是当下最受资本青睐的公司类型之一。辛巴达于去年连续完成了天使轮、Pre-A 轮融资;飞榴科技于去年连续完成 A1、A2 轮共 2 亿人民币融资,字节跳动两度参投;秒优科技也在 2020 年 2 月完成了 Pre-A 轮 5000 万元融资。

经过数字化改造的工厂、供应链体系或许与“字节”们兼容度更高,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够在品牌成长初期更好地解决订单量不均衡的问题。

但如果字节跳动在快时尚赛道的战略依旧在继续,并希望打造属于自己的全球化品牌,尽管有部分外界“助攻”,未来依旧不可避免要搭建自己的供应链体系。

很多人都问过 SHEIN为什么能成功。辛巴达创始人曾经谈到:“在大家都在享受海外的流量红利时,他们选择将大量的管理精力和资源投入到供应链改造上,而不是投入到流量变现上。”

备案号:鄂ICP备19031406号-17 联系邮箱:zdhenlei@foxmail.com (三日内处理)